西安站长丨生活、网络、资源、影音、分享平台

俞永福:“互联网+”不等于“+互联网”

不是简单的物理相加,对非互联网要有敬畏之心。

Managershare:或者提高效率,或者改变供需关系创造新市场,“互联网+”有规律可循,也不是万能神器。

“互联网+”这个词是一个热词,我认为它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也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传统的互联网已经结束,在美国形成了几座大山,中国形成了几大板块之后,它的创新会继续层出不穷,但是从创业的角度,已经是大机会变小、小机会变大,如果你能做出很大的业务来,恭喜你是漏网之鱼。对大部分人来讲,这个时代的创业已经结束。

同时,我们看到一个好消息,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这个大门是什么?就是什么都是互联网的,也就是十年之后大家想想,我们讨论的中心一定不再是互联网,因为那时候已经没有“非互联网”。现在这个创业的时候,你看所有的行业如果不加一个互联网这个词都不时髦,从我们雷总做互联网手机开始,连我们肉加馍都要互联网了。我最近听说最夸张的一个兄弟做的事情是什么?互联网捏脚,我还没体验,我想了半天,难道手法变了在我脚上缠点网线?肯定不是这样。但是互联网成了一个神器,任何行业都可以和互联网加在一起,这是一个好消息。

但是要冷静地看一看另外一个问题,到底什么在变?什么没变?其实人人都说互联网的时候,大家看一看,其实互联网里边的变化并不多。变化的是什么?其实是非互联网部分,变化的是非互联网部分那些人和事,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要冷静地看一看这个“互联网+”。

“互联网+”不等于“+互联网”。如果是“+互联网”,它是一个物理的反应,但是“互联网+”显然是一个化学反应。就等于氢气+氧气绝不等于两种气的混合,它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产生了一个新的物种“水”,我想“互联网+”本身绝不是把原来的市场如何再切割,它会带来巨大的增量和变量。

我们看一下,如果把过去十年的互联网做一个快速的总结,从经济的角度来讲,过去十年的互联网本质是在重构效率,去解决信息的透明度、解决效率的问题。举个例子,有了互联网之后,其实我们的服务时长不再受人的限制,因为服务器可以24小时运转,不再是8个小时的服务,而是 24个小时的服务。第二个效率的提高是什么?是你服务的宽度,不再考虑你是覆盖北京、覆盖朝阳区、覆盖河北省、覆盖华北还是覆盖中国,是一点接入服务于全球,效率得到了大幅的提高,整个都在去渠道化,最终的目标是直供。

所以说这是整个传统互联网到今天,从经济的角度,我觉得核心是在解决效率问题。但是如果面向未来,我觉得打开这扇门,它产生的经济价值将远远地高于过去十几年传统的互联网。为什么?它重构了经济最核心的一点:供需。

从供应的角度来讲,可以把社会的资源充分地利用起来,比如我举个例子,专车,其实每个人的私家车每天的使用率不足2%,有98%的时间是浪费的。如何把这种闲散的资源能够作为新的供应放到整个经济的循环体,将是巨大的一种价值。用这个思路大家可以想想,只要是闲散的资源放到了经济循环体里边都是巨大的价值,如果创业我就建议有朋友考虑。如果你在北京,你把北京人常使用的单反等一系列的,你改成租的模式。也就是说,Uber的模式可以到处使用,这就是重构了供应,能够把闲散的资源利用起来。

另外一个纬度其实是创造了新的消费者场景。我举个例子,比如今天是下雨天,我想吃火锅,天气不好,我就不愿意出去了,这个时候作为一个需求就减少了一个,但是有人愿意把火锅送到我们家里,这其实增加了一个新的需求。所以从经济的角度来讲,“互联网+”比传统的经济上产生更大的势能,也会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

刚才我举到了专车的例子,但是对于比如说打车这件事情,从经济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价值真的不大,因为它是在一个存量的市场里边如何再分配。比如举个例子,北京一共有八万辆出租车,你通过打车的方式让部分人更方便地打到了车,但是也就有其他人更不方便地打到了车,因为你的供应和需求没有发生总量的变化,所以,重建效率和重建供需,它的经济价值是完全不一样的。

另外一个我觉得拉开这扇大门带来的对创业者的一个变化是什么?传统的互联网的创业,其实是某一个群体人创业的机会,你可以讲是学计算机的,是学IT的,你可以说他是创客、精英做的一件事情,但是对于“互联网+”来讲,即使是所有行业的人都能够有机会参与这次创业的大潮。我觉得这个真正能够做到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

但是越是这样的时候,我想在这样的时间点跟大家分享一点,分享是什么?敬畏之心,因为我们每个人做业务的话,一方面要追求跑得快,一方面要追求跑得远,这是创业的时候我们最重要的两件事,一方面要跑得快,一方面要跑得远。互联网跑得很快,但是要跑到最远的地方的时候,其实我们需要的是非互联网的那个专业的能力,因为这是一个跨界融合的业务。UC其实当时是“互联网+移动”,我们并不是互联网比别人做得好,我是“移动”比别人理解得深。

阿里并不是“电”做得好,核心赢在了“商”,高德也是一样,“互联网+地图”,互联网跑得快,但是你要跑得远其实是需要你的下半身,需要你的专业的能力,这个我反过来认为我们很多的互联网的朋友应该对于非互联网有敬畏之心,因为最终是专业能力的致胜。

我分享几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我拿高德举个例子,这个实际上是在“互联网+”如何产生变量,“互联网地图”是在互联网上用看一张电子化的地图。但是到了高德,把它变成“移动地图”的时候,就产生了不同于原来的化学反应。举个例子,我们基于交通大数据云,做出来了不同的产品:第一阶段,我们给用户提供了关于路况的呈现。第二阶段,过去几年我们让用户知道如何躲避拥堵。北京这样的城市肯定就是个堵城,既然你不能够让车变少的情况下,能不能让整个交通流动得更顺畅呢?这其实是高德很重要的一个口碑,我们正在努力进入第三个阶段:对于交通路况的预测和预报。

在4月份,我们新发布了基于高德交通大数据云的公共服务平台,我们用新的模式,其实实现了交通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样一个模式,我们把整个交通委、交管局、各地的交通台等,全部利用这样的平台把它连接起来。交管局拥有的数据只是一部分,它只在主干路,并不是全程分布的,它的数据还没有高德的数据多,我们愿意把这样的数据和能力开放给整个社会,解决一个重要的问题,民生的问题,就是交通。

最后总结一下,“互联网+”有四个关键词:

第一,重构供需带来巨大的经济能量。

第二,带来了中国第二次创业的大潮。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讲,你有第二春的机会了。

第三,在这样一个时代里面,我相信会产生更多的变量。

我在跟团队分享的时候说我们要思考的是如何构建一种能力,能够创建更多的变量,这也是当年UC起步的梦想,当时为什么叫UC,你能够让用户、让产业干什么?今天我们要用这种能力创造更多的变量。

第四,互联网和非互联网的跨界融合。我们对于非互联网,一定要有敬畏之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西安极昼生活-www.029jz.cn极昼生活 » 俞永福:“互联网+”不等于“+互联网”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极昼生活,西安站长倾力打造网络、资源、影音、技术分享平台

QQ联系点击加群